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安吉乡 >

村井贞胜的功绩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安吉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信长上洛之前的活跃 信长的吏僚,奉行众的笔头格。尽管《太阁记》称他出身于近江,不过贞胜早年却是作为信长的家臣活跃于尾张。一般认为是天文年间的历史资料初次出现他的名字,那是7月25日,与佐久间信盛、赤川景广、岛田秀顺(秀满)寄给热田社惣检校的连署书状,当时他自称“吉兵卫贞胜”(田岛文书)。

  弘治2年(1556)8月的稻生之战后,与岛田一起被信长的母亲(土田氏)叫到末盛城,受命将勘十郎信胜(信行)投降的意愿传达到信长(信长公记)。信胜在投降信长的2年后被谋杀。

  大概在永禄8年(1565)左右,6月10日的联署书状中,与佐佐平太、兼松正吉担任接收总共30贯文之地的奉行,除了贞胜、秀顺、明院良政等奉行众之外,木下秀吉、丹羽长秀等部将也被记录在案(兼松文书)。估计当时织田家内还没把部将和奉行众的职能严格区分出来。

  同10年8月1日,美浓三人众内通信长,贞胜领命与秀顺一起接收人质(信长公记)。同11年7月,与秀顺等人迎接义昭(信长公记)。

  二、信长上洛后,贞胜在京都及其附近的活跃 永禄11年9月,随同信长上洛。山科言继称当时的贞胜为“织田杂掌”(言继卿记)。当顺利平定畿内的信长于10月26日离开京都后,贞胜和佐久间信盛、丹羽长秀、明院良政、木下秀吉一起留下来处理京都的政务(多闻院日记)。那么贞胜在信长上洛后的天正元年(1573)7月正式就任京都所司代一职。(1)永禄11年10月14日,与丹羽长秀收到有关近江安吉乡手指出身的请状(桥本左右神社文书)。 (2)同年11月14日,与明智光秀对上贺茂惣传达安堵贺茂社领地的意向,催促它向信长还礼(吉田文书)。 (3)同年11月24日,与长秀确认长命寺惣坊对坊领的知行分年贡的收纳(长命寺文书)。 (4)同年11月24日,与长秀确认冲岛地下人在冲岛坚田的知行分(坚田村旧乡土共同文书)。 (5)同12年2月29日,与光秀、朝山日乘禁止近卫前久邸外门外町人在公方御所及信长御台所座所附近寄宿(阳明文库文书)。 (6)同年3月28日,与光秀命令法金刚院对门前百姓的遣散进行处理(法金刚院文书)。 (7)同年5月14日,与武井夕庵、光秀要求妙智院证明北山等持院是天龙寺的分寺(天龙寺文书)。 (8)同年6月21日,为了行军的需要,与光秀将拓宽道路之事传达到山崎惣中(离宫八幡宫文书)。 (9)同年10月17日以前,对富坂庄名主百姓关于清和院的纳所之事进行指示(清和院文书)。 (10)同十三年三月二十四日,将信长前来拜访的事情传达于山科言继(言继卿记)。 (11)同年5月20日,(与日乘)传达信长的口信到长桥局(御汤殿)。 (12)元龟元年(1570)6月19日以后,关于常盘井宫的永园寺领违乱之事,接受与幕府商量(国上寺文书)。 (13)同年7月6日,与日乘向法隆寺发出御修理米的请取状(法隆寺文书)。 (14)元龟3年4月4日,与岛田秀满禁止北野天满宫松梅院随便切下天满宫院内的竹木(北野天满宫史料)。 (15)同年6月2日以前,同意佛心寺、辰安寺的免除夫役的提议(出自秀满寄给妙心寺的书状)(妙心寺院文书)。 (16)同年9月10日,与秀满撤除吉田社负责修缮信长座所的工人(兼见文书)。 (17)同年10月6日,对阿弥陀寺清玉上人承认阿弥陀寺免除将军寄居,并鼓励重建大佛殿(阿弥陀寺文书)。 (18)同年10月7日,与上野秀政、秀满、矢部家定向妙心寺传达山城壬生西五条田等地安堵的意思(妙心寺文书)。同年10月18日,与秀政、秀满命令壬生西五条田的名主百姓向妙心寺缴纳年贡(妙心寺文书)。 (19)同年10月24日,与秀满向吉田乡征收稻草(兼见卿记)。 (20)同年,与佐久间信盛一起受命探听殿上人和北面武士争论的是非(甫庵记)。 (21)元龟年间11月20日,阻止法金刚院领内的百姓违乱。(法金刚院文书) (22)天正元年4月2日,传达敕使吉田兼和将访问信长的本阵之事(兼见卿记)。 (23)同年4月4日,随同信长进入禁宫(御汤殿)。同时信长命令贞胜在禁宫中人临幸吉田乡时严加警备(兼见卿记)。除了上述的功绩之外,这个时期贞胜最显著的功绩,就是建筑将军御所、信长座所,并担任修理禁宫的奉行。 永禄11年10月18日,天皇下旨任命义昭为将军,义昭以六条本圀寺为临时住处。不过就在次年1月受到三好三人众的袭击,如此险情使得信长立刻命令贞胜着手建筑更为坚固的将军御所。

  当时贞胜和岛田秀顺(秀满)担任建筑将军御所的木匠奉行(信长公记),《信长公记》称将军御所是在同12年2月27日开工的,不过《言继卿记》却写着1月27日将军御所已经进行修筑。因为建筑御所之事甚急,信长亲自指挥工程加快进度,4月14日,义昭入住将军御所(信长公记、言继卿记)。

  接着信长计划修理禁宫。永禄13年1月下旬,名义上呼吁诸国大名参与建设,不过信长本来就是打算自己独立完成。2月2日,早早开始动工(御汤殿)。奉行为朝山日乘与贞胜。

  修理禁宫这个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完成。从8月25日到9月21日,尽管贞胜留守京都,并没随军出征南方阵,不过工程仍没结束(言继卿记)。同年12月,与朝仓、浅井缔结和议,信长返回岐阜城,贞胜随后返回美浓(信长公记、言继卿记),如此禁宫的修理告一段落。

  修理禁宫期间,作为慰劳,贞胜获赐段子,并参加酒宴,在禁宫与公家频繁交流(御汤殿)。之后担任京都所司代主要是基于这些经验吧。

  开始建设京都的信长邸最晚是在元龟3年到之后。《信长公记》记载,3月24日有,贞胜和岛田秀满担任奉行在武者小路的德大寺家所有地开工。在吉田社,于9月10日征收工人,10月25日征收稻草(兼见卿记),工程拖延甚久。但是明显可以猜测出是多大规模的宅邸,不过信长此后却没有入住的迹象。

  三、信长与义昭的对立 信长和将军义昭的对立是在元龟4年(天正元年)时出现明显的迹象。同年2月,贞胜、岛田秀满与朝山日乘一起要求义昭签署献上人质与信长的宣誓书(信长公记)。但是义昭反信长的行为并没终止。

  信长一方面命令柴田胜家等人的军队攻打将军方的石山、今坚田,另一方面反复与将军交谈努力达成和议(信长公记)。3月7日,贞胜与塙直政再次与义昭交涉(细川家文书)。

  结果和谈失败,于是信长率领大军在3月29日上洛。在洛中洛外放火向义昭施加压力。放火的时候,信长提出严加警备皇宫,决定吉田社为避难所,具体事宜由贞胜负责(御汤殿、兼见卿记)。

  信长与义昭和好不久,义昭再次掀起反信长的运动,同年7月3日,再次举兵离开京都,在山城槙岛城笼城。信长领全军攻之,不日破城并驱逐义昭。

  四、京都所司代 贞胜在进攻槙岛时留在京都,不久返回京都的信长任命贞胜为京都所司代(信长公记)。于是贞胜担任“在京处理天下诸事”的役职,以后常驻京都,处理京都政务,与禁宫和公家联络等事。据说贞胜担任京都所司代时的居馆,开始为东洞院三条,之后转移到本能寺门前。专职负责京都政务只有贞胜一人,支配北山城的明智光秀在之后一段时间辅助贞胜从事京都的行政。如此列举一下贞胜就任京都所司代的从天正元年7月到同3年末为止的期间所做的功绩。

  (1)天正元年12月16日,与光秀确认策彦周良负责检查山城安弘名的妙智院的年贡(妙智院文书)。 (2)同年12月26日以前,与光秀安堵寂光院及三千院的知行(来迎寺文书)。 (3)同2年3月7日,免除泽野井左马助的夫役(泽野地井文书)。 (4)同年12月21日,与光秀发出朱印状,安堵贺茂社散布在境内的社领(贺茂雷神社文书)。 (5)同3年2月13日,为了诵读千部经,与光秀在嵯峨清凉寺发布禁制(清凉寺文书)。 (6)同年2月16日,奉信长之命,修筑从京都到大津的新路。25日,修路完成。27日,复查(兼见卿记)。 (7)同年3月4日,向公家众传达信长进宫朝贺时将不会面之事(兼见卿记)。 (8)同年4月1日,与丹羽长秀传达信长将退还公家众的本领之事(信长公记)。 (9)同年7月7日,与塙直政、光秀安堵壬生朝芳在野中乡的田地(宫内厅书陵部文书)。 (10)同年7月10日,命令某处百姓高仓永相缴纳诸物成地子钱等(高仓家旧藏文书)。 (11)同年7月12日,信长有令,关于久我领,除了之前安堵的再加上五力村,不论一组、分开也照样安堵。 (12)同年8月26日,祗园社新坊某请求制止治部卿某的违乱(建内文书)。 (13)同年10月19日,奉信长之命,在清水招待伊达氏的使者(信长公记)。 (14)同年11月7日,与夕庵、友闲、直政对公家、寺社进行新知宛行(重新分配知行)的实务(若林书林文书)。15日,听取吉田兼和反映被除去新知给付的廷臣的不满(兼见卿记)。同年11月16日,松井友闲反映,青莲院寺院希望转入白河之地(青莲院文书)。 (15)同年12月1日以前,信长有令,将伊势贞知知行分给予细川信良室之事(秋田藩采集文书)。 (16)同年12月20日,将朱印状发给长国寺,安堵久我庄之地(织田文书)。 (17)同年12月29日,与光秀命令西九条的名主百姓缴纳八幡宫领的年贡、地子践(若宫八幡宫文书)。

  贞胜就任京都所司代后直至天正3年的前半,可以看出光秀与贞胜一起从事京都及其附近政务,光秀指挥北山城的土豪之余,还要协助贞胜,大概是信长看中他作为旧幕臣的经验吗?光秀在同3年9月奉命丹波经略,不再涉及京都的行政事务,如此贞胜就开始单独处理政务。

  五、贞胜的官职 天正3年7月3日,信长得到晋升官位的机会,却坚决辞退,代之以为家臣求官,当时得到官位和赐姓的人有以下五人《信长公记》。松井朋友闲(宫内卿法印)、武井夕庵(二位法印)、明智光秀(惟任日向守)、梁田广正(别喜右近)、丹羽长秀(惟住)。

  除此之外,还有羽柴秀吉的筑前守,塙直政的原田备中守,当时任官机会极大的贞胜到底有没有任官可以从久裁文书看出,同年*日的记录显示贞胜的称呼变为“村井长门守”。

  试着追溯贞胜的称呼与官职名的话,可以得知开始贞胜称“吉兵卫”(田岛文书),之后称“民部丞”,信长上洛之后的永禄11年10月14日称“民部少辅”(桥本左右神社文书)。从内官相当于从五位下的民部少辅转任为外官相当于正六位下的长门守,乍看起来极不自然,不过考虑到当时的武将经常自封为某官的情况,也就不难解释了。之后贞胜在同4年10月左右号“春长轩”,此后在各种历史资料中多次出现这个称呼(兼见卿记)。

  六、天正4年以后的京都治政 现在再看看贞胜在京都的行政状况,简单地归纳一下他的政绩。

  (1)天正4年1月10日,对上京的地下人和吉田社围绕松的争斗进行裁决(兼见卿记)。 (2)同年2月17日,免除吉田社修路的杂役(兼见卿记)。 (3)同年3月15日,命令绢屋町修理禁宫南沟及东洞院小路的桥(言继卿记)。 (4)同年4月10日,安堵报恩寺的鹿宛寺敷地(报恩寺文书)。 (5)同年5月30日,向吉田社征收修缮四条桥的工人(兼见卿记)。6月25日,再次向吉田社要求派出工人(兼见卿记)。 (6)同年7月16日,允许在洛中演出能乐(兼见卿记)。从那天后的10多天内,在京都的各处热闹地进行着盂兰盆舞会(兼见卿记)。 (7)同年12月29日,安堵贺茂社的山城贯布祢谷山(贺茂雷神社文书)。 (8)同5年2月27日,催促六条八幡宫本馆成就院修建若宫八幡宫社殿(若宫八幡宫文书)。 (9)同年3月12日,命令洛中的町民修复禁宫的筑地(信长公记)。当时町民在京都的商人们的舞蹈与首曲中完成任务。据说天皇、公家们也看见此种光景(信长公记)。 (10)同年7月7日,修理洛中四条桥,进行保养(东寺执行日记)。 (11)同年9月26日,为了修缮二条邸向吉田社征收工人(兼见卿记)。 (12)同年11月11日,安堵长福寺的门前守护不入、免除临时课役的权利(长福寺文书)。 (13)同年12月,嘉奖奉行川端道喜修建禁宫筑地之功,免除诸公事、诸役(川端道喜文书)。 (14)同6年3月13日,在清凉寺院发布禁制(清凉寺文书)。 (15)同年5月5日,从信长处得到命令,将知行给予吉田兼和(兼看卿记)。 (16)同年6日3日,按照朱印状,安堵柳芳轩的买得相传之地(杂录)。 (17)同年8月3日,让子贞成停止法念寺的违乱(兼见卿记)。 (18)同年9月28日,命令吉田社修理被水冲坏的山中路(兼见卿记)。 (19)同年10月3日,向京都各处征收二条新邸要种的杉树(兼见卿记)。 (20)同年12月26日,安堵贺茂社的社领(贺茂雷神社文书)。贺茂社本来由丹羽长秀负责,不过因为长秀参加进攻有冈城,就由京都所司代贞胜代行。 (21)同7年1月8日,催促永养寺的复兴,并给予寺领(永养寺院文书)。 (22)同年2月9日以前,对太元帅法科所的北小栗栖等课以临时课役(京都御所东山文库记录)。 (23)同年4月28日,在六条河原处死杀害母亲的女人(信长公记)。 (24)同年5月14日,命令吉田社修缮四条桥(兼见卿记)。 (25)同年5月28日,从信长得到命令,在京都了解安土宗论相关事宜(知恩院文书)。6月1日,收取法华众的起请文(兼见卿记)。 (26)同年7月2日,调停吉田兼和与平原兼兴围绕猪熊之地子钱的争斗(兼见卿记)。尽管两人再次提出诉讼,不过在翌8年10月3日,最终有所裁决(兼见卿记)。 (27)同年9月8日,调停若王子某与矶谷某的争斗(兼见卿记)。 (28)同年9月28日,抓住住在下京的贩卖女儿买卖的男人,并处刑(信长公记)。 (29)同年10月1日,向信长咨询关于裁决完毕的山崎诉讼自信长能寻问。信长识破诉讼者的计谋,将他处刑。(信长公记) (30)同年12月9日,禁止祗园社以布施之名在各国徘徊(祗园日记)。 (31)同8年6月1日,安堵青莲院门迹的鞍马寺别当(华顶要略)。 (32)同年8月7日,没收真乘坊的坊舍、房地等,捐赠给清水寺(成就院文书)。 (33)同9年2月11日,发出论旨、奉书,免除藤本三郎左卫门尉的诸役(狩野亨吉文书)。 (34)同年3月5日,千部经诵读中,在清凉寺发布禁制(清凉寺院文书)。 35)同年4月9日,判断明天预定的诚仁亲王的法讲经会无用,将它停止(兼见卿记)。 (36)同年4月10日,安堵粟津座的买卖垄断(古文书集)。 (37)同年4月13日,为了再建誓愿寺院,向吉田社征收松树,但是遭到兼和的拒绝(兼见卿记)。 (38)同年6月7日,安堵摄津今宫社神人充当祗园社大宫驾轿子的杂役(广田神社文书)。 (39)同年7月16日,日野辉资投诉万里小路充房的随从人员骚扰禁中的男佣人(兼见卿记)。此事于18日受到敕使的访问,充房没有受到问罪,随从人员则被禁闭(兼见卿记)。 (40)同年7月,在山科七乡对工人、牛马的立替进行安堵(泽野井文书)。 (41)同年10月3日,对鸭社祝营造奉行制定鸭社的法式七力条(鸭脚光敷文书)。 (42)同10年3月2日,从信长处得到命令,将伊势迁宫的山口祭简单朴素化(下乡共济会文书)。 (43)同年5月25日,调停神护寺和高山寺的为了寺领引起的争斗,高山寺胜诉,该地得到安堵(高山寺文书)。 (44)某年(天正4年以后)3月11日,向春长寺传达安堵寺之敷地的意思(春长寺文书)。 (45)某年(天正4年以后)3月16日,对阿弥陀寺清玉上人传达阿弥陀寺的敷地的意思(阿弥陀寺文书)。

  对寺社进行安堵、宛行,调停公家、寺社等的诉讼,修理道、桥,维持京都城市的治安,征收工人等和免除课役的赋课等等,可见贞胜从事的京都行政涉及多种方面。

  七、修理禁宫与建设信长邸等 上洛以来,首先提到贞胜的是将军御所及信长座所的建设,修复禁宫等事。此后在京都与信长有关的建筑物也在修建,禁宫的修复也还没结束。那么试着回忆一下以贞胜为中心的建筑活动。

  首先是信长的二条新邸的建设。天正4年的4月,二条晴良的旧邸成为空地,信长命令贞胜在该地修建宅邸(信长公记)。由于跟本愿寺的激战工程一度中断,不过战斗告一段落之后,工程继续进行下去,7月5日,贞胜前往奈良,将多闻山城的建材运送到京都(冈本文书)。并且多闻山城的主殿被二条新邸利用(言继卿记)。10月18日,好像进入着完成的阶段,向吉田社征收茶室庭园所需的小石(兼见卿记)。

  同5年闰7月6日,信长上洛后初次入住新邸(信长公记)。这个宅邸在二年多之后,即同7年11月,献给诚仁亲王。

  同4年9月,贞胜在二条修建新邸的同时破坏二条的旧将军御所,并将石料等运送到城郭建筑中的安土(言继卿记、言经卿记)。

  之后献上二条邸(以后的座所),同8年2月26日,奉命修筑本能寺(信长公记)。3月18日,前往多武峰购买木材(兼见卿记)。翌9年2月20日,上洛的信长在本能寺投宿,大概在1年以内完成本能寺的修建(信长公记)。

  关于禁宫的修理,自永禄13年(元龟元年)2月开始的事如前所述,不过由于长期战乱建筑物得不到充分的修理,贞胜的禁宫修理还在继续。从天正4年开始修理筑地,次年完成,同5年闰7月11日,信长进行实地检查(兼见卿记)。此后也对小御所进行修理,在同7年5月3日完成,受到禁宫方面的赞赏(御汤殿)。自此之后,贯通北门以西(言经卿记)。

  八、禁宫、公家的窗口 贞胜作为京都所司代,除了京都行政等重要事务之外,还接触禁宫与公家,完成跟信长的联络。自从与朝山日乘一起修缮禁宫以来,贞胜和禁宫、公家的交流十分顺利,也就意味着贞胜适合担任京都所司代。

  公家众频繁往来于成为京都所司代的贞胜的住处。来往最频繁的是吉田社祠宫的神祗大副吉田兼和(兼见卿记)。他托付给贞胜的事情大多是诉讼(兼见卿记)。

  由于访问贞胜,公家们得以知道关于信长的近况,并提出谒见的质问,致力于避免错过跟信长的接触。同时贞胜在天正4年8月6日,向前一年冬天受到信长的责备蛰居中的劝修寺晴右、中山孝亲、庭田重保、甘露寺经元4公家传达解除贬斥之事(兼见卿记)。贞胜担任信长在京都的发言人,在公家访问信长与之会面的时候,负责担任奏者(言继卿记)。

  贞胜也屡次进出禁宫,每次献上雁、松茸、鲤鱼,禁宫则赐予贞胜悬袋、卷轴、酒等物品。同7年5月3日,完成修理小御所的时候,作为奖赏被赐给金栏(御汤殿)。

  要说贞胜在跟禁宫的接触中做出的突出功绩,首先就要提到同6年11月4日,将信长要求禁宫介入跟本愿寺议和的信件送到禁宫(隆佐记)。当年的10月末,荒木村重叛变,于是从摄津到播磨方面都是本愿寺和毛利方的势力,可以说是信长十分艰难的时期。成功完成派遣和平敕使的谈判,尽管与本愿寺的谈判并不顺利,却使村重方的将领中川清秀转投信长方,看出已有胜算的信长撤消了调停要求(隆佐记)。

  接着就是同7年5月21日,决定公家众武士的值班制度,严加警备禁宫北门和庭园。由于京都町众对禁宫疏于礼仪,贞胜发出内容琐碎的条书,例如不能登上御殿之上、投石、折枝、怠慢扫除等等(言继卿记)。

  九、信长的吏僚 贞胜作为信长的笔头吏僚,常驻京都,前往安土与信长联络,致力于战斗背后的援助,并没懈怠于作为吏僚的任务。那么通过信长的行动,试着看看作为吏僚的贞胜的行动。

  天正4年4月,信长派遣军队进攻本愿寺。信长此时对本愿寺的战斗十分乐观,不过塙(原田)直政在5月3日的战斗败死,接到天王寺危机的通知话,信长急忙领军出征(信长公记)。此时贞胜立刻前往直政的居城槙岛,将那里的大和众的人质转移到京都(言继卿记)。并对大和守护直政战死有可能引起大和国众背叛信长的事情加以防范。击退本愿寺势之后的8日,贞胜到达信长阵,听取有关在阵的意向后返回京都,向公家众寻求派出敕使的方案(兼见卿记)。尽管那是信长的计策,使得禁宫疏远本愿寺却是贞胜的功劳。

  同6年10月,摄津有冈的荒木村重,突然与本愿寺秘密勾结并背叛信长。如前所述,陷入困境的信长派遣贞胜向禁宫申请跟本愿寺和睦的调停。有冈攻城战足足花费了大约1年时间,信长动员了大部分的部将,不过贞胜一直驻留在京都,表面上起不到丝毫作用。只是在有必要调动禁宫、公家的时候,才轮到贞胜出场。

  同8年闰3月,通过禁宫的中介,信长和本愿寺的和睦成立。说到调动禁宫,当然有贞胜的功劳,不过他在事后并没再多的实绩。但是教如在撤离石山,事件告一段落之后的8月7日,没收支持本愿寺招募固守石山城池的兵员的真乘坊的财产,这个功绩被记载在成就院文书。

  同9年2月28日,信长进行御马揃。因为是在京都进行的仪式,准备事宜由贞胜全权负责。在事前汇集工具,修建马场,都可以看出贞胜的努力(兼见卿记)。

  除了与禁宫、公家的联络、谈判以外,只要和京都有关,都可以看见贞胜的影子。在京都宿驿追究本愿寺的密使,打算使之坦白的时候(天正4年8月2日),让北条的使者参观京都的时候(同8年3月9日)等都可以看到贞胜的活跃(兼见卿记)。

  十、贞胜和基督教 信长表面上基督教的保护者自居,不过摩下的大名对基督教抱有恶意的人也不少。那么贞胜对传教士和信徒是采取怎样的态度呢?试着从传教师的角度来看贞胜。

  1577年9月19日的书信,路易斯、弗洛伊斯称贞胜为“都城的总督”,评价为“应该尊敬的老年异教徒,甚有权势”(耶稣通信)。从传教士留下的史料可知贞胜始终理解传教士们的活动。

  天正4年,京都建筑教会的时候,贞胜高兴地允许木材的撒入,免除税务之外,据说也保证壮工的征用。并且在反对者前往安土向信长直接上诉时,急忙赶到安土,说服信长保护教会的建筑(耶稣通信)。

  根据传教士弗朗西斯科的书简,同5年5月20日京都失火,刚刚完成的教会免于灾难。当时贞胜特意送使祝贺。他还写道贞胜为“我等之亲友”(耶麻通信)。

  同9年2月25日,贞胜忙碌于准备下次的御马揃的时候,受到管区长Valignano的访问,据说贞胜款待了他(耶稣年报)。

  似乎贞胜并不仅仅是遵从主君信长的意思与传教士们接触,从传教士的信件的内容中,可以看出贞胜和传教士们的感情不错。

  十一、贞胜的年龄和健康 之前引用的1577年9月19日弗洛伊斯的书简,称贞胜已经是“老年”。子贞成等也在第一线活跃。贞胜一女嫁给前田玄以,不过因为玄以是在天文8年(1539)出生,由此推断贞胜在本能寺之事变时已经超过44岁。京都的大云院现在还收藏着贞胜的画像,他被描绘为一老者。

  尽管年事已高,他还是忙碌于京都所司代的役职。如前所述,治理洛中、洛外的町众之事占所有工作的一部,有关寺社之事,与禁宫、公家联络等比较困难的工作则占大半,而且作为信长的吏僚的工作也没被解除。

  天正4年4月下旬,贞胜以“所劳平卧”的理由拒绝跟山科言继会面(言继卿记)。同7年6月上旬也是“因劳成疾”(兼见卿记)。更在自同8年11月的三十日内,至少数日没有痊愈(兼见卿记)。《兼见卿记》又写道,同7年左右,兼和前来访问只是得到“休息中”的回应。由此可见贞胜以年迈之躯处理着繁忙的公务。

  十二、天正10年的贞胜 元旦时山村言经等人前来访问,贞胜的天正10年就此开始(言经卿记)。6日,将信长送来的初鲸通过立入隆佐献给禁宫,当然也包括摄家以下的廷臣(言经卿记、兼见卿记)。

  2月,信忠领军讨伐武田。信长也在3月5日出征(信长公记)。不用说贞胜当然是不参加远征的,留在京都继续处理庶政。不过贞胜不断收到甲信方面的状况。3月11日,前来访问的兼和告诉贞胜高远城陷落,仁科盛信、武田信丰战死等相当新的情报(兼见卿记)。

  消灭武田氏得以安心的不仅仅是信长,贞胜也是如此。4月9日,催促津田宗及举行茶会(宗及记)。贞胜虽然多次出席茶会,不过这次自己作为茶会的主人确实很新奇,大概是为了庆祝消灭武田吧。

  5月29日,信长上洛,在本能寺投宿。6月2日凌晨的骚动马上传到在修建本能寺门前居所的贞胜的耳中。但是贞胜没去本能寺,而是到信忠的宿所妙觉寺(信长公记)。看到光秀的大军而对信长死心吗?

  贞胜劝告信忠转移到二条御所,在该处设防(信长公记)。并集合散落各处投宿的信长马廻,据说人数超过1千,在想办法维持吗?

  然而在包围本能寺之后,光秀军也开始攻击二条御所,结果无处可逃,与信忠一起讨死。子贞成、清次与父亲在同处讨死。

本文链接:http://pirecadeau.com/anjixiang/41.html